【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十一节
2018-03-24 09:43:40
  • 0
  • 0
  • 1
  • 0

第一段:齐宣王的自谦,希望在圣人处能够学习到更多对于自身、国家等有利的事情。

引申:就算是作为帝王的齐宣王而言,都会非常谦虚的以“吾惛,不能进于是矣”向圣人孟子虚心求教,作为凡人的我们更需要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教与学。

第二段:

没有固定的产业→有稳定不变的思想=士人

没有固定的产业→没有稳定不变的思想=百姓→胡作非为→没有不干的坏事→犯罪→处置→坑害

固定的产业其实是君王、国家给百姓定制的,不是百姓自己选择的。

引申:在古时,也许人与人之间的确有差距(士人与百姓的差距)。但是,在如今,没有较为鲜明的阶层划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理应在慢慢的缩小,而这个差距缩小的关键就在于“稳定不变的思想(从善、从德……)”。且,稳定不变的思想并不需要有无固定的产业来作为前提条件,这是作为一个人类而言必须拥有的道德标准。简而言之,不管生活、工作、学习、社交如何,都必须时时刻刻拥有稳定不变的思想(这个思想不是墨守成规的思想,而是作为一个人类而言必须拥有的做人准则)。

最后一段:

贤明的君王对百姓的产业的规定:仰足以事父母~故民之从之也轻

现在:仰不足以事父母~奚暇治礼义哉

引申:如今的产业(工作)并不是谁来规定你做的,确是你自己的主动选择。而,正因为有了自由的选择权利,才会衍生出更多的不同的欲望(与古时生命的欲望不同,生命的欲望是基础欲望),甚至是作为超越工作本身的欲望,这些欲望在某种情况下是对自身有害的,是需要通过一定的方法来去除的:

第一、在孟子对齐宣王的劝诫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份欲望的“尺度”: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於死亡。——即,在工作中所获得的一切,只要能足够奉养父母,养活妻儿;储蓄在经济好的时候能够享福安康,储蓄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也不至于落魄就可以了(把握欲望的尺度是能够从根本上来解决欲望对人类的困扰的)。

第二、而在欲望达到了这份“尺度”(维持生命)之后,就必须要讲求礼义,让自身各方面都能有一个较为稳定的成长(在真正讲求礼义之后,所知所想,所作所为的事情已经从欲望当中脱出,真正走上一条明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