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系列」《中庸》(第二章)
2018-11-15 20:38:58
  • 0
  • 0
  • 1
  • 0
《中庸》第二章图示说明

此节虽然提及了“过犹不及”四字,但其主旨并不在论“过犹不及”的问题,而是在说明君子与小人对于“中庸”的实质。

赏析:

从图中可以看出以下几点:

第一、不管是君子也好,小人也罢,都是作为人类而言的特例。

第二、君子的存在,在于人类的正中(中和);而小人的存在,在于人类的两端,然而,两端之外并不知道是什么,也许一念天堂,一念地狱,都是有可能的。

第三、成为君子还是成为小人,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成为君子比成为小人要更加困难。

第四、绝大多数的人类都以“普通人类”作为最终结局,离开人世。

第五、人类应以君子为生活目标,走近君子(中和)的中心,就更接近人类的中心,也就更不用担心有一天会被真正的淘汰(往两端小人处走,一不慎就可能走出整个人类范畴)。

第六、君子和小人是作为普通人类而言的目标与底线(左端为(,】;右端为【,))。

第七、人类成为君子的过程是内敛的过程,人类成为小人的过程是外放(散)的过程

……

引申1:君子到底是谁?小人又是谁?

君子,人上人(有的时候能成圣);小人,人下人(有的时候不成人)(君子与小人其实在《论语》、《中庸》等书籍上解释的较为完备,此处只为点出中庸与极端的优劣)。人生而有三魂七魄,能妥当的管理自己的三魂七魄者即可称之为君子,而放任自身三魂七魄在世间游荡者,可谓之为小人,即,能掌控自身作为人族而言的人类的所有者(自己为自己的所有者)的人,为君子;被肉体、精神、魂魄掌控自身一切的人,为小人。

引申2:极端易,中和难。极端,放任即可;中和,需要先找到任何事、任何物的折中点,在某些阶段克制,在某些阶段放任。其实,用天平称量的过程就能很形象的表达这层意思。极端:即,天平两端完全意义上的倾斜;中和:也就是天平的调平过程,一者,两边幅度相同即为平衡,另者,达到天平的中央刻度也即为平衡,中和,即是天平的指针指向中央刻度。

引申3:为什么不能走极端?极端,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人类的极限,虽然突破人类的极限以人类的能力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但是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耗掉人类作为人类而言的精、气、神(人类生存的必须),影响人类的日常生活。

引申4:做人是做自己,为(二声)自己,而不是做别人,为(二声)别人。君子懂得如何做自己(所以就越来越走近人类的中心),而小人只懂得如何做别人(才会离自己越来越远,最后走上极端之路)。所以,做君子还是做小人,其实还是有门路可寻的。每个人只能做好自己,只有自己能够成为自己心目中的君子、圣人,要是一直对他人抱有自己的希冀或是愿望的话(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份祝福,但若是过了这个祝福的度),也许,自己反倒成为了他人的附属品,而无法自己掌控自己了。

总而言之:中庸是人类共同的生存目标,而反中庸是人类需要共同打击的不能碰触的底线。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