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亏,奔三了的我还依旧叛逆
2020-10-14 19:39:39
  • 0
  • 0
  • 0
  • 0

叛逆,也许是一个褒义词,至少他代表着我还不那么容易被洗脑,被任何东西洗脑,特别是权威或是“真理”。

标题:

不幸的婚姻中,时常也会出现这句话:只想和你好好生活。

第一章:

我,不过分爱自己。

我,不会用创业的心态去经营婚姻(因为婚姻离我还遥遥无期)。

我,不会借用梦来帮我认识我自己,我只会借用眼泪与疼痛看清此世道之下,怎样的我才能活出最真实的自己。

我,一直充满正念,根本无需用他人的话语激活我自身的正念。

我,知道,此世道之下,什么都不是恰到好处的,没有东西是恰到好处的,包括恋爱。

我,我的婚姻、恋爱观,不是相敬如宾,而是相濡以沫。

第二章:

我,不会直接和岁月对话,我只会和我身边一切有灵魂的东西探讨今天的我到底是怎样的自己。所以,我并不真正孤独,而只是有所选择罢了。

我,觉得,婚姻是爱的一部分,若是把爱当做是婚姻中的一部分,婚姻只是形式,只是过场,只是邂逅。也许,土生土长的我真的不配西式的wedding,但又觉得中式太过于繁琐与尴尬,我又该如何是好呢?

我,感觉,每个人有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特别是与婚姻与爱所挂钩的幸福,幸福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下定义的词句,更别说就靠那么只言片语不到十个字的就能诠释全部的幸福?

我,看的出来,这样的美好,这样的亲密,也许只是一相情愿罢了。所付出的爱,只会付之东流,最后无缘自己真正的那一抹幸福。

我,不会遗忘,因为遗忘就代表着失去了自己的灵魂,就算身体还记得,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第三章:

我,不会过分懦弱,也不会过分坚强。

孤独,只是一种人生选择而已,只是他选择了在他的生命中硬生生的删掉了他认为不属于他的东西,只是他选择了以更纯粹的方式去生活,只是他为了更清晰的看清楚这个世界。

靠近,到底以怎样的方式靠近?是肉体?是人性?是灵魂?

相敬如宾是人性的抉择,相濡以沫是灵魂的默契。

学会相敬如宾才能更好的相濡以沫。

也许,我最讨厌的就是倒夜笨(宁波方言)。

心理若只在婚姻中开始成长,那么,就像《来自星星的你》中都敏俊所说的那样——人世间,没有足够的时间让人类真正的懂得该懂得的道理。

假若婚姻只是一场心理学的游戏,那么,亵渎与玷污的对岸到底存在什么呢?

第四章:

如若爱情给了婚姻以保质期,那么,它就没有今天,也没有明天,更没有当下。人是没有当下就没有未来的人:今天的你,如若早起了,也许还有18个小时在未来等着你,还有42个小时的未来等着你,还有66个小时的未来等着你。然而,人又是不会珍惜当下的生物,全凭他自己的生活触感,感觉到了,他就走在珍惜的这条路上,如若感觉没有到位,他也许到生命的尽头,一直在让什么东西真正的流失着。

自重与尊重,从来不是口头语,更不是书面语,就像人类对当下的感觉一样,他学会了自重,学会了尊重,也自然而然的在生命中对任何的事物抱以他最崇高的敬意。

不幸的婚姻,是一种落差上的隔阂,一人德高望重,一人苟延残喘:德高望重者只能说是爱情的悲剧,并不是婚姻的不幸。所以爱情是选择,婚姻是结果,仅此而已。

PS:

此文是在宁波文化广场“梨枣书店”自己首开的写作模式(目录模式),可能各位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我来解释一下。

这是一本陈列在进门之处的关于生活类的书《只想和你好好生活》。出于好奇与无聊翻开他的目录看了一眼,感觉对自己的人生观很有冲击,故以自己的方式与目录发生了“叛逆”,按照他的章序就目录完成了这篇“四不像”的文章。

另:若是喜欢读书的朋友,请记得,当下的情感类书籍有很大一部分是洗脑类书籍,谨慎阅读为好,若有什么书籍想分享或是什么,可以在此处留言。

注:《只想和你好好生活》的百度词条介绍中,最为显眼的就是“本书汇集了20多位心理学家对亲密关系的多角度深入解读”,也正是因着这回事,变成了与之叛逆的写法,不过虽说没有毁三观,但也不在自己的三观之上,莫非当今的心理学已经着实变成了如此?20+位心理学家的著作,连目录都不堪入目吗?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