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是人类最脆弱的,也是最后的一条心理防线丨医生也是人
2020-01-24 23:11:11
  • 0
  • 0
  • 0
  • 0

你以为什么是绝望?是无法接受而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强颜欢笑?是无法解决而晕头转向的不知所措?是无法被理解而焦虑不堪?其实,都不是,什么是绝望?是做为一个人所拥有的多重身份而无法享受到幸福的现状:一位武汉的疫情专家医生,作为一个儿子、丈夫(第一重身份)无法与家人在这普天同庆的新年夜共享天伦(在这么一个医生的职责就是治病的社会(忽略了医生为人父、为人母,为人子,为人女的身份),若是想求一些天伦,还得过了社会舆论这一关,还得过了这人性的扭曲这一关,才能再次拥抱自己的父母、子女、爱人);作为一个医生(主任)无法保护同行的健康,看着根本不知道从何救治的患者,医者仁心,患者痛,他们也痛,他们比患者更急、更难受,只为对得起自己的天职(本就以救死扶伤作为自己的天职的那些真正的医者,本就把患者的病痛看的比自己还深,比自己还高);作为一个对社会有直接作用、意义的人,却在关键时刻看着病患无可奈何,一位上了年纪的主任医生,终于以一种常人无法忍受的三种痛苦(失去了作为孩子、丈夫、父亲的人格;失去了作为医生的人格;失去了作为社会人物的人格),带着哭腔向全国求救(直接跨越上级领导的批示),这是有多么的无助?你还觉得绝望只是你眼前的得失吗?还是你日后的取舍吗?还是你昨日的遗憾吗?最真实的绝望,是紧握在手中的希望,只能眼看着它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褪去,当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并不是空白一片,而是万丈深渊,空洞的让人根本无法承受,谢谢,请您了解,医生也是人,医生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也是有自己所爱的人,也有爱他们的人,他们爱这个社会,爱这个人群,爱这个国家,他们才会感到每一个生命都不应该离开这个世界,不应该离开我们身边,更不应该在自己的手术台上失去了那反应在机器上隔断的声音,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明晃晃的直线以及直冲脑门的那一声经久不息的“滴……”

也许,对于这一次的瘟疫,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直到现在却还不知道到底有多严重,但是,当听到这位医生的哭丧声音之后,事态,也绝对不会像这年味一样乐观。久经沙场(03年非典)的主任医师们,看过多少病例,看过多少同行的喜怒哀乐,看过多少自己的回忆录,我想每一次的成长都会让他们更坚强,更豁然,至少也不至于泣不成声(对于男性医师),可是,这一次,绝望代替了所有的感觉,你知道吗?当一个人真正的绝望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是没有火气的,是没有哀怨的,他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只是,这个婴孩不再满脸笑意的看待这个世界,而是,他什么都看不到,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这个世界,对他来说,就真的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大年三十我应该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同行有被感染的风险,应该共同穿上防护用具;我的病人有死亡的风险,应该采取什么措施让我的病人一天一天的好起来,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留下的只有他人的声音:武汉加油、武汉好样的,武汉,我们开春再见。一个,什么都没有了的人,你让他怎么加油?他又如何作为让周遭的人感到他是好样的?开春之时,这位医师的心理状况还健全吗?)

春节适逢大瘟疫,而大瘟疫的背后,却是人性的绝望,他的绝望是纯粹的,但是观众所给他的希望却并不纯粹,所谓的众志成城也并不是口头用语之一,防护口罩,防护服以及一些必备的检测用具在完全的缺失之下,若再等待上头领导对口罩等必备用具的调配,也许同行们早已被瘟疫的魔掌所光顾,而没有万全的防护措施的医者们一旦感染,就会缺失一个为病患提供医疗服务的人手,这不是像有的人说的那样,先治疗病患再解决医生问题的那样,这可是有高度传染性的瘟疫,只有健康的医护人员才能给得了瘟疫的病患提供服务,否则若医生倒下,则可能减少了一份病患痊愈的希望。所以,在此以一位小市民的立场,呼吁那些已经中招的患者的家属、亲戚、朋友能够以不同的方式方法为武汉的这些医院筹集他们所需的防护必需品,你们的家人、你们的朋友若是在你心中还有一些份量,请您们想方设法为医生、为家人、为朋友做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吧!

话外音: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没有其他能力(虽然很想要帮忙,但的确非常的害怕此次的瘟疫),感觉自己真的没有一丝一毫能够帮上忙,也许只能静静的呆在家里,不给社会、国家添乱,但怎么也想为这次瘟疫做些什么。然而,不经意间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武汉医师的求助视频(音频不是很清晰),然后结合自己的体会(怕死),从而写下这篇并不太成熟的文章(有很多消息可能并不确切,但文中的这位医师是真实的),若有什么冒犯之处,敬请谅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