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真实所想
2019-01-04 20:55:31
  • 0
  • 0
  • 0
  • 0

其实作为我个人而言,没多少东西在想的,一般都是直直的那种,想到什么就直接做什么的那种,在心里根本藏不住多少东西,就想一股脑儿的表现出来,收获愉悦、收获懊恼、收获教训、收获批评,收获各种我能收获的,当然也能收获笑语与哭声。

然而,随着慢慢地长大,很多事情都已经没办法直接一股脑儿的表现出来了(不是主观的问题,而是客观,没有主观的表现环境了或是主观与客观条件完全无法匹配等等,甚至时常会被别人觉得是一种神经有问题的想法或是举动,但是,应该并没有那么夸张)。很多也许可以在短时间内结束的事情,却被无限的拉长、扩大,效率与质量都非常低下,根本无法到达一定的成功或是失败的节点,在事情的过程中就已经逐渐迷失,逐渐放弃了,就是那种似乎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但是根本做不完整一件事就突然没有了(兴趣与实质都没有了),然后,在老妈眼里就变成了一个想法很多,但却是一个一事无成的大男孩子。

在老妈眼里,我做过主播、写过文章、弹过钢琴、画过素描、做过烘焙、学过摄影、跳过舞蹈、跟过锻炼等等(因为一般都是小时候学的,所以有些记得不是那么清楚了),但好像都没有什么真正的成绩,做主播被坑;写文章没人看;弹钢琴10岁的时候就逐渐放弃;素描描得千篇一律,没有自己的心意(的确,其实比较擅长模仿,而不擅长创新,或是创新点并不在素描上);烘焙做的面包有的时候是面包有的时候是淡包,完全看运气;摄影,完全的3分钟热度,进公园或是什么小资,拍了不到几十分钟,就自己去玩了;舞蹈,那个时候完全靠舞蹈来练体形,跳着跳着就没体形了;锻炼,锻到后来被教练坑了。乍眼一看,兴趣爱好很广泛,而且都还能端起一点水,但是根本看不到这些东西在我身上的未来。

但其实,我想辩解的是,主播,其实也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因为打了将近10年的游戏(10年开始到18年),想把自己对游戏的理解与看法打给水友们看而已;写文章,也只是想引起读者的共鸣而已,有一批真正志同道合支持我文章风格的读者;弹钢琴,只是觉得能够在黑白琴键上行云流水表现自己的手法特别的神奇(按下不同的琴键出现不同的音律);素描,想把自己所看到的展现在自己的画卷上,给人一种真实而又夸张的感觉,是非常好的;烘焙,的确想靠这个去成为自己的工作,劳动付出,给那些需要食物的人提供食物,赚取一定的利润好再一次制作;摄影,想向世界展现我独特的观察事物的角度,也想给大家带去不同的视觉盛宴;舞蹈,感觉形体的不同状态能够带给我不同意义上的灵感(包括生活与创作),而且还能给观众展现出美妙的姿态;锻炼,那个时候锻炼,只是想有一种挑战而已,10年开始宅,宅到15年上大学,期间一般不出家门,后来就想要不找点刺激的事情去做,就选择了锻炼,当然,我觉得我的确需要一个靠谱的教练,能让我往死里练的那种(就是挑战极限而不是无限)。

所以,其实,很多东西虽然能说的上是想做的,但也不一定是喜欢做的,但的确也付之于行动去做了,不过,这些所有想做的事情的前提,是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呆在母亲身边,陪伴她度过后半生的生活:

前些年,“空巢老人”四个字非常的火爆,火爆到家喻户晓,是对于长大后的孩子与老了的父母之间应该有怎样的平衡的事情。然而,对于我来说,没有母亲就没有我的现在,更不用说是未来(自己所遭受的类似于《神秘巨星》里女主的生命历程),母亲就是我的一切,我的第一选择只有母亲。所以,我真实的想法,就是不管做什么,去哪里,都必须要带上母亲。当然,我也知道母亲的年龄渐渐变大,体质渐渐变弱,但是,她一定是希望我在身边的(因为,那样她才会真正的放心)。

我做任何的事情,都只是希望能够靠其中一条路,把母亲带离这个伤心了25年的地方,去一个能够重新认识亲朋好友的地方,度过我们娘俩的下半辈子,我用我的能力赡养她,而她也能用欣慰的笑容给予我温暖与阳光,能就这样安安稳稳的活下去,那就什么都足够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