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 《孟子》
  • (12)

【浅析】《孟子》(梁惠王下)

第一节:此节内容是在说明(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好处与重要性。前半段:孟子从庄暴处听得齐宣王喜欢音乐,孟子说了第一句:“则齐国其庶几乎”;随后几日,孟子拜见齐宣王,齐宣王告知孟子“只好世俗之乐耳”,孟子说了第二句:“则国其庶几乎”。那么,第一个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说宣王好“世俗之乐”国家就治理的差不多了呢?其一、是为了引出下文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概念;其二、把王与百姓看作是一个整体,一个国家的全体人类都有着共同...

  • 119
  • 2
  • 0
  • 0
2018.04.27 08:52

【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十一节

第一段:齐宣王的自谦,希望在圣人处能够学习到更多对于自身、国家等有利的事情。引申:就算是作为帝王的齐宣王而言,都会非常谦虚的以“吾惛,不能进于是矣”向圣人孟子虚心求教,作为凡人的我们更需要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去面对教与学。第二段:没有固定的产业→有稳定不变的思想=士人没有固定的产业→没有稳定不变的思想=百姓→胡作非为→没有不干的坏事→犯罪→处置→坑害固定的产业其实是君王、国家给百姓定制的,不是百姓自己选择的。引...

  • 92
  • 0
  • 0
  • 0
2018.03.24 09:43

【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十节

前半段:是孟子对于齐宣王的最大愿望的猜测:第一次,所谓的物质上的需求。第二次,才是所谓的真正意义上的欲望需求。所以,在这里,个人觉得孟子的第一次的猜测是在试探齐宣王的愿望所在。因为,是个普通人都能够看出君王所拥有的一切肯定不算是所谓的愿望了(或是说从中来测验齐宣王到底有没有想要天下统一、天下太平的雄心壮志)。引申1:何为欲望:思而不得称为欲,即是说,想要的东西却怎样付出努力都得不到称为欲望。而,想...

  • 87
  • 0
  • 0
  • 0
2018.03.23 21:56

【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九节

前半段:承接了第八节的所谓的“不忍心”,并用“此心之所以合於王者,何也”引出下文。随后,孟子用足以举百钧与不足以举一羽和足以察秋毫之末与不见舆薪作为两个例子来说明故王之不王,不为也(是折枝之类也),非不能也(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引申1:不做那些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事情,他人更不会相信。引申2:不为(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与不能。不为:①、不为无法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②、不为一定没有结果。③、不为则不会产生好...

  • 82
  • 0
  • 0
  • 0
2018.03.23 21:55

【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八节

前半段,在齐宣王对孟子问及齐桓公、晋文公在春秋时期称霸的事情,孟子因为“未之闻也”而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开导齐宣王(无以,则王乎?)可见孟子作为圣人来说,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也定然不会随口告知他人什么。引申:连圣人对于自己所说的话都非常的谨慎,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臣未之闻也),知道就是知道(则王乎?)。可见圣人对于帝王而言已经算是高一等的存在了,那么,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更不用称其道了。百姓更应该知之为知之不知...

  • 86
  • 0
  • 0
  • 0
2018.03.23 21:55

【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七节

前半段,孟子所谓的“天下莫不与也”是在坚定的告诉梁襄王说只要“不嗜杀人者”定“能一之”。当然,归顺或者服从不单单只是“不嗜杀人者”就能让百姓做到的,还有其他种种方式都可以。孟子唯独只用这一句话来教导梁襄王,可以看出这句话的重要性——仁义的基础是让百姓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否则,也许百姓就会背叛与疏离君王,最后致使朝代的灭亡。引申:对于一个开明的君王来说,其定然希望天下和平统一(出发点),而在贤臣的辅佐下(过...

  • 82
  • 0
  • 0
  • 0
2018.03.23 21:54

【浅析系列】《孟子》(梁惠王上)第六节

第一段中,梁惠王以(东败于齐、西丧地于秦七百里、南辱于楚)为耻,并且准备为死难者报仇雪恨,而求于孟子。然而,其实在第二段中,孟子亦没有把劝说重点放在打仗的事情上,却是在极力的劝说梁惠王要“仁者无敌”。引申:在如今凡人的生活中,的确已经缺失了由战争、经济、军事、政治等直接带来的耻与辱,更多的耻辱确是由生活、社交、人格等以“人”为基础的众多原则产生的一系列问题所引发出来的。人们需要正确的去面对这些耻辱,有...

  • 94
  • 0
  • 0
  • 0
2018.03.23 21:53

【浅析】《孟子》(梁惠王上)第五节

第五节:前半段:“杀人”本就是严格意义上而言的恶事,且孟子用了三种不同的方式(梃、刃、政治)告诫梁惠王说:“无以异也”。其实也是在告诉百姓们,只要做了错事、坏事,不管是用怎样的方法(亦或是好心却办了坏事)都是错的、坏的,掩饰或狡辩都是徒劳无用的,及时的认识到自身的错误比为错误辩解、为错误开脱要好很多。后半段:孟子给梁惠王展现了一种情形:肥肉与肥马;饥色与饿莩。对于国君治下的国家而言,不应该出现如此的情...

  • 84
  • 0
  • 0
  • 0
2018.03.22 15:05

【浅析】《孟子》(梁惠王上)第四节

第四节:全文是在展现“以民为本”的实际操作方式。第一段,不管是统治者还是普通百姓,作为一个人所需的物质补给一般都来自于天地(风调雨顺)与自然(种植、畜牧等)。可以说不管是谷与鱼鳖不可胜食也好还是材木不可胜用也罢,帝王将相也都是要吃喝拉撒的凡人,必须要对食材来源有一个较为良好的控制与索求。引申:现如今,不管是谷与鱼鳖的捕获还是材木的运用上来说,国家都有一定的法度可以去规范捕鱼者、砍柴者如何控制好人类与...

  • 83
  • 0
  • 0
  • 0
2018.03.22 15:05

【浅析】《孟子》(梁惠王上)第三节

第三节:(五十步笑百步)五十步笑百步可以看作是变种的省略句,省略了什么?省略了不逃的人笑逃跑五十步的人,因为不逃的人正面对着敌军根本没有可能去嘲笑逃跑五十步的人:不逃→(嘲笑)五十步→(嘲笑)百步,这是第三节的主旨内容。这是在保护自身的生命利益的同时,而舍弃了作为忠臣、忠将的义,这和孟子所谓的舍生取义是完全相违背的存在。但是,孟子依旧用这样的手法去告诫梁惠王应该如何正确的去治理国家(暗示梁惠王所做的...

  • 84
  • 0
  • 0
  • 0
2018.03.22 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