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江山,一代臣;一代风气,一代人。
2017-11-30 15:12:49
  • 0
  • 1
  • 6
  • 0

    无论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忠臣,最后落得一个死无其所的下场(死之前还怀疑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也好;还是壮志难酬,怀才不遇的野臣,最后郁郁寡欢,抱憾终生也罢;亦或是归园田居,戢鳞潜翼的离臣,最终在远离世俗的山清水秀中安详老去……他们都在勇敢的以自己的方式挑战着时代的变迁,王朝的更替,挑战着这一代江山,一代臣的永恒魔咒。因为,他们没的选:忠臣以血溅江山,野臣以悲鸣江山,离臣以哀叹江山——这是他们的宿命,也是他们能够在君臣年代中所做的一切。

离臣,不能相称为叛臣、逆臣,而只能称为远臣、外臣(原先在世俗之中,后虽身远离朝事,但心依旧牵挂着每一代的君王)。难道离臣从一开始就打算“远离”这个社会吗?古时的他们(贤者、先哲、大家)更清楚一点,只有走上社会才能与高风亮节之士、志同道合之人有所来往,否则只有“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即使一些较为敏感的有志之士能够嗅出时代变迁过程中的腐朽之味,转而选择明哲保身之道,踏入田间,不再为自己出仕,他们也都热爱过自己的国家,自己的家乡,自己的君王,自己的子民。因为,拥有高尚情操的人必然先是拥有热情与博爱之人(当初也是达则兼济天下的伟人啊)。他们选择“离”,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热度与情怀不被消磨,不被泯灭,待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时也定然会再度出山,完成他们的不朽使命。

如今,表面上的确没有了什么江山,什么臣。但在实际意义上,涌现出的是时代社会风气(江山)以及在这风气之下铸就的人类个体(臣)。没有了忠臣?消失了野臣?泯灭了离臣?其实都在,若以相同的初心(情恩礼智善)来论:忠臣,是随时代的变迁而妄想能够在大风浪中独自前行的引航人;野臣,是沉在海底思索如何让自己的初心在潮流的风口浪尖上立于不败之地的思想者;离臣,是乖乖的躺在离海潮几米、十几米、几十米、几百米外的沙滩上,与志同道合的人晒着太阳,玩着泥巴,细数快乐时光的一群孩子们——让自己的初心被阳光晒得通红、火热,待到有朝一日,再在大海上乘风破浪。

其实,不管是古代也好,现代也罢,人所做出的选择一定要是主动的。否则,如若被江山、风气所左右,你恐怕连(忠、野、离)臣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死臣了。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