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2017-11-09 19:30:57
  • 0
  • 0
  • 5
  • 0

顾名思义,断章而必定取义。

有言曰: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个人觉得这句话单单建立在制度、组织、设施等的物质所需基础上会更加的妥当一些,而想把这句话延伸到文化上面来品评,应该并不太适合。毕竟,对于华夏民族的传统文化而言,王室与百姓所流传下来的文化内涵虽有不同,但从数量和质量上来说,倒没有太大的优劣,甚至而言,后者所传承下来的文化更适合华夏子孙后代在这世间生活。

不过,当然,文化的传承与存在不能离了“经济基础”而独立成型,只是文化所需的经济基础理应没有上升到上层建筑那么高的水准,也无需那么高的水准,文化到底是为了什么而存在的,文化存在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想其实就连真正的文化人都无法拿出一个准确的答案来吧,更不用说那些打着文化旗号的“大家”了。换言之,在面对“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八个字的时候,映入眼帘,深入脑海的不是上层建筑而是经济基础,也就是所谓的要有上层建筑必须先要有经济基础。而,人对上层建筑的看法也是从经济基础的角度出发了(而不是上层建筑自身对人类的实际意义了)。如若这样的角度转化成为文化的角度,也就变成了从经济基础的角度去看待文化是怎样的了(而不是文化对于人类自身而言有什么积极作用了)。

从经济基础来决定文化的取舍、方向、路线、目的地等,是非常恐怖的思想,近乎是在毁坏最真实的文化内涵,而似乎有些看似冠冕堂皇的“大家”也依旧用着这样的方式在对待着真正的华夏民族文化。

不管是经济基础也好,上层建筑也罢,其实是在探讨一个问题:文化和经济基础到底有没有直接的联系?我想,应该是没有的,一件事和另一件事有直接的联系是看在任何情况下是否两件事必须同时存在才行,而文化和经济基础不一定同时存在。

其一、古时,也是指代一类隐居之人(虽然可能在隐居之前已经把经济巩固),完全或半完全依靠自然与自身的能力从而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而隐居在田园当中的诗词家、文学家等所创作出来的作品,往往更贴合于人类所需要的精神食粮的规格。

其二、现时,对于现在而言,非遗(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非遗所需要的经济基础若是庞大到可以构建上层建筑的话,我想,它只能归国家、归世界所有,因为平民百姓根本没有那么大的财力代代相传。

其三、自身,对于既不是隐居之人,又不是非遗的传承之人而言,所食之物、所穿之物、所需之物,理应来自这公平的天地、这热爱天地生灵的自然(真正对人类的生存与繁衍有积极作用的饮食文化与服饰文化等的文化原材料的产地)。这些来自于自然中,而诞生在淳朴的农民伯伯的手中的美味佳肴、锦衣华服若也需谈及经济基础,那人类岂不是离真正的自然生活越来越远了吗?人类最后到底生活在何处?

可能,我所谈及的文化过于稚嫩与天真,但我依旧以我的方式坚守着心中那份拥有过的、自然的、没有任何污染的文化记忆。只是,不知道多少年后的今天,我能够把我心中的那份念想重新摆上台面与心中志同道合的人再次提及。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