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丨趁还能分辨五音六色
2018-10-10 08:48:19
  • 0
  • 0
  • 1
  • 0

趁还能分辨五音六色,还是先别活在这水墨当中较为妥当。

人若如水,画若如墨,人画合一,何来的真真假假。人有终结时,而这水却一直流淌;画有收笔时,而这墨却一直泼洒,但当人与画退出这历史舞台,水墨却留在了起笔之时,蠢蠢欲动。

人无画而消瘦,画无人而落寞,只留黑白墨点,还就无法描绘出些许人生,供给岁月吞噬。然而,莫说岁月不留情痕,是人与画太过放肆,这岁月只是站出来完成它的使命罢了,消散所有的一切,只为还给天地一个真切的黑白。

但是,在这黑白之初,人与画鲜艳动人,美上云霄,只为在这大好江山上留下一笔自己的功过,自己的功,自己描;自己的过,自己涂,只为追求多彩,多样。是的,也许生命的长河,能够沉淀这些,但是经过岁月的允许了么?也许,这世界本就是黑白的呢?当这琴瑟只能弹出一种音调的时候,当这一幅幅美图只能显示出黑白墨迹的时候,当这人已经不再是人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必定归为乌有,沉淀在江河湖海中的只有一种颜色——墨色。

倘若要回到这黑白之初,已经无迹可循了,因为,所有的人都已然成为了或大或小的墨点,在这黑白棋局上,随意的占着自己位置,行尸走肉着。已经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看到这黑白中的一点血色了,或许,还能成就那可怜的一点点粉色。然而,令人悲恸的却是,这流淌的血色早已被墨色浸染,变得再无朝气与未来了,留给它的只有一丝未存的挣扎。

或许,不知道在这黑白之初发生了什么,但,能够知道的是,早在那个之前,血已经无法再次流淌了,人生之初就已经定格在了这墨色之上,毫无希望可言。

也许,只有这天地知道,除了这墨色的其他颜色到底去了何处;也许,只有这天地知道,除了这一种音调以外的天籁到底去了何处。然而,当整个画面定格在水墨之上时,所有的一切都不再被改变,哪怕水墨中的人愿意走出这水墨,也无济于事。

幸好……

我们并未真正存在于这水墨当中。

可信的是,我们都会归于这墨色中,归于这天地的颜色,归于这阴阳的颜色。不过,也可信的是,在这之前,我们有能力也更有权利与资格接触到这血液的颜色。就算这天地开初之时就只有这阴阳双色(黑白),我们还依旧拥有着这炽热、激情的颜色——血色。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